欢迎进入大发体育-大发体育娱乐网址

网站地图 蜘蛛地图 tag标签

大发体育-大发体育娱乐网址

热门关键词: as  test  as and 1 1  as or 1 1 #  as 0

“老赖”庞青年曾将市政府耍得转圈 到底何方大仙

来源:大发体育娱乐网址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28
摘要:近日,“南阳水氢发动机下线”的消息传来,将一众吃瓜群众手里的瓜都给吓掉。简单来说,这不仅是个“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玄幻故事,还让人想起了30年前,那场将国民智商踩得粉碎的“水变油”热潮。。。。。。 先来说这次的水氢发动机。5月23日

  近日,“南阳水氢发动机下线”的消息传来,将一众吃瓜群众手里的瓜都给吓掉。简单来说,这不仅是个“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玄幻故事,还让人想起了30年前,那场将国民智商踩得粉碎的“水变油”热潮。。。。。。

  先来说这次的水氢发动机。5月23日,南阳日报一则“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的报道,将南阳市和青年汽车集团送上舆论风口。报道中,人们知道了南阳市青年汽车集团研制了一款“车载水解制氢汽车”。这辆车可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1000公里,其原理是“利用一种特殊催化剂,可以将水转换成氢气”。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在调研氢能源汽车项目时为之点赞:It’s very good(非常棒)。

  不过,这项看似“可以冲击诺贝尔奖、打破能量守恒定律”的“划时代发明”,引来的却是网友无情嘲讽:

  “搞半天自来水公司是能源企业。。。。。。“

  “作汽车燃料有点大材小用了,船舶动力才是王道,一边抽一边烧,妥妥的永动船啊!”

  “把脑子里的水加到汽车里,即可突破能量守恒定律,这可是诺奖级别的发明,能到通州申请租金减免了。”

  “市委书记英语666。”

  近几天,事情的发展慢慢滑向“黑色幽默”。尤其网友发现,就在“车载水解制氢汽车”下线前后,国际原油市场“应声”大跌,这更给此事件披上了一层“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随着事件慢慢发酵,有媒体联系了南阳市工信局,得到的回复却让人大跌眼镜:“是记者报道的时候用词不当,现在是验证阶段,没有正式生产,工信部都没验收。”

  5月25日,央视财经记者在南阳专访了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虽然对于水氢汽车原理进行了解释,但他对一些核心问题三缄其口。随后,央视财经发微博称:“央视记者再揭‘水氢车’真面目!合资方负责人一句话亮了:庞青年常拿水氢混淆概念,项目离商用差距巨大。”

  技术上可以做到,但成本比烧油贵三到五倍

  北京理工大学机械与车辆工程学院孙柏刚教授认为,“只要加水就能跑”违背了能量守恒定律:“纯水变成氢气作为动力,就和过去的水变油一样,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纯水变氢气”不可能,并不代表水没有办法通过化学反应得到氢气。事实上,我们在化学课本上就能找到电解水制备氢气和氧气的实验,但这也与青年汽车宣称的“只加水”相去甚远,而后者听上去,就像是“只要会造纸就能印钱”。。。。。。

  面对网上的争议,5月24日晚间,青年汽车正式回应。对于之前报道中提到的“只需加水”,他们改口称:“我们的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源汽车不是光加水的,是反应物在我们研究的催化剂作用下,和水反应实时制氢,氢气经过氢燃料发动机产生电。”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水+催化剂产生氢能,通过氢能再转化为电能”的过程。但问题又来了:稍有化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催化剂只起到加快反应速度的作用,本身不参与反应,也就没有提供能量。

  国家新型储能电池与材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四川省电子学会新能源专委会主任委员吴孟强就表示,“催化剂”只能改变反应历程,可提高产氢速率、效率,但不能提供额外的能量。

  也就是说,青年汽车生产的氢能发动机,除了催化剂与水,可能还会添加其他反应物。很快,这个疑问又得到了回答。5月25日,庞青年在现场演示水氢发动机原理时向记者承认:“只加水肯定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水氢发动机里还有铝等其他能量物质。水氢发动机是当地媒体的简称,应该叫车载水解制氢。”

  听到这里,很多人终于恍然大悟:这压根就不是一项新技术,2018年俄罗斯就曾研发出废铝制氢技术,可作为车载供电系统及固定式小型电力装置,而这项技术之所以没有普及,是因为“电解铝和催化剂的成本,可能比用油成本还要高三到五倍”。

  全国燃料电池及液流电池标委会副秘书长卢琛钰明确表示,所谓“水氢发动机”是青年汽车炒作出来的。鉴于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的骗补黑历史,此次所谓的“南阳下线”,估计属于资本运作的无良炒作。”

  “骗补老赖”庞青年

  其实除了这一次,水氢发动机项目的负责人庞青年同志,曾经的“光辉事迹”也实在不少。

  1958年1月出生于浙江省台州天台县的庞青年,一开始开的只是一个生产自行车轮胎的小化工厂,后来才进入汽车领域。

  天眼查数据显示,这次处于舆论漩涡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法定代表就是庞青年。该公司共有3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最新一次是在今年的2月25日,失信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面对这些,庞青年倒是没有否认:“债务没有外界传的几百亿那么多,但也多达39亿元,确实被限制消费行为。这几年在水制氢技术上投入有二三百亿,不怕任何人查。现在负债还有几十亿,让出部分股权后获得融资,最终会保持几亿负债。”

  不过在庞青年的身上,比失信问题更严重的其实是“骗补”。

  2017年2月,新能源汽车行业曾身陷骗补风波。当时工信部网站公布了对7家汽车公司的行政处罚,庞青年手下的青年汽车就是其中之一。

  据华夏时报2017年报道,2010年,青年汽车集团曾在宁夏石嘴山市吆喝要斥资267亿,打造西部汽车生产基地。当地政府企业像捧财神爷一样给青年汽车配置了相当数量的矿产资源。不过一年之后,在汽车生产基地还没个影子的时候,青年汽车集团便将之前配置的矿产资源以合作开发的名义对外转让,最终席卷5亿资金拍拍屁股走人。。。。。。

  在领导热忱的期盼中,庞青年上演了一出金蝉脱壳的“好戏”。当地官员甚至感叹:“政府遭遇了一场骗局,对手的能力太强,我们感觉受骗,但又无法维权,只有吃哑巴亏。”

  类似这种“先画大饼,然后项目烂尾、转让政府配置资源”的骗局,庞青年在浙江萧山、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山东济南等地屡试不爽。

责任编辑:大发体育

大发体育-大发体育娱乐网址

版权信息:Copyright ©2018-2020 Powered by.大发体育-大发体育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

版权信息:沪ICP备16010623号